8.0

2022-09-02发布:

精品久久久久性色av“草帽姐”徐桂花就这样被打回了原形,跌落的口碑到底是回不去了

精彩内容:

千禧年間,內地興起了很多“農民歌手”。

“大衣哥”朱之文,“放羊娃”阿寶,“草帽姐”徐桂花。

比起前兩位,“草帽姐”徐桂華不怎麽火。

甚至在某種程度上,她的風評還是最差的。

但不得不說,“草帽姐”徐桂花的人生真可謂逆風翻盤。

從農家女到大明星,再從家喻戶曉的音樂人到人人喊打的“虛僞精”。

徐桂花的這一生,真可謂“跌宕起伏”。

“草帽姐”原名徐桂花,是山東蘭陵縣的一個鄉村少女。

因爲從小在大山中長大,徐桂花特別淳樸。

同村裏年長的少女一樣,她也喜歡唱山歌,跳山舞。

並且由于嗓音純透的緣故,徐桂花唱的山歌還非常動聽,甚至比某些專業歌手們唱得都還好。

有一年,徐桂花的表姐結婚。

作爲大家庭裏的一份子,徐桂花也以伴娘的身份受邀出席了婚宴。

而這一露面,她就被伴郎的朋友給吸引到了。

當時,婚宴的場子還不夠熱鬧。

爲了能讓新人有一個完美的婚禮,伴郎直接叫來自己的朋友李超上去熱場子。

而李超一上台,什麽話都還沒說,就以一首音樂打動了所有人。

盡管他“其貌不揚”,但一口流利的歌聲還是驚豔了沒怎麽見過大世面的鄉裏人。

作爲一個從沒走出大山的女孩,徐桂花也被震驚到了。

等到李超從台上下來,熱情的徐桂花就沖了過去,向他討教音樂。

可本來就是窮苦人家出身的李超根本沒學過音樂,哪裏知道該怎麽和女孩子“討教”音樂呢。

但在徐桂花崇拜的眼神注視下,李超虛榮了起來。

他不僅沒解釋“自己不是專業歌手”,反而還大著膽子炫耀道:

“行啊!我上過音樂學院的。等過幾天有空了你來我家找我,我跟你研究音樂”。

這話一出,徐桂花的心思活絡了起來。

隔天一大早,她就坐車來到了30裏外的村子裏,和“上過音樂學院”的李超討論了起來。

因爲都沒有文化基礎,兩人的“研討”更像是玩家家,根本沒有一點進步。

不過雖然歌唱能力沒有任何進步,但兩人的關系開始在長久的相處下暧昧了起來。

沒過多久,兩人就成爲了一對情侶。

等相識6個月後,他倆又做下了另一個決定——結婚。

也是因爲走到了結婚這一地步,徐桂花才發現,男友李超之前都是哄騙她的。

“他不僅沒有上過音樂學院,家境還十分的差,根本不像他說的那樣”。

但這個時候,徐桂花已經完全愛上李超了。對于李超的謊言和虛榮,她選擇了原諒。

不僅把家庭操持得好好的,還爲丈夫生下了一對龍鳳胎。

那時,國內的很多公司都嗅到了商機,紛紛開始打造“民間藝人的選秀節目”。

也是在這檔節目的報名中,她有了“草帽姐”的稱號。

據傳,2012年的某一天,徐桂花拉著兒子女兒來節目現場報名。

因爲太陽太大,她出門前還帶了草帽。

但排隊的人太多,孩子渴得實在忍不住了,徐桂花只好帶孩子去買冰淇淋解渴。

這一走,就是一大半天。

就連節目編導都出來問;“剛剛那個草帽姐怎麽不進來報名呢”?

當時,編導還不知道徐桂花的名字。見到人戴草帽後,就下意識把人稱呼爲了“草帽姐”。

但沒想到,這個“草帽姐”的稱呼就這麽硬生生地被流傳了下去。

特別是徐桂花參賽的那段時間,幾乎人人叫她“草帽姐”。

顯然,徐桂花也沒辜負這個稱號。

她還真用自己的實力,讓這個稱號和她一起火了下去。

憑借著“自帶鄉情”的山東口音,徐桂花挺過了初試,複試,迎來了終試。

到最後一場比賽時,她還邀請了自己的前輩“大衣哥”,一起合作歌曲。

因爲“大衣哥”自帶名人特效,徐桂花在節目《讓夢想飛》中拿到了亞軍的好成績。

在自己的音樂事業剛剛起步之際,徐桂花還遇到了一個提拔她的恩人。

一次,畢福劍在化妝時,一位山東的編導驕傲地對他炫耀道:

“我們山東可是能人輩出,不只有‘大衣哥’,還有草帽姐”。

畢福劍一聽,想著:“朱之文我是認識了,但誰又是草帽姐呢”。

抱著好奇的想法,他去看了草帽姐的綜藝和演唱。

幾乎在看完後,畢福劍就下定了一個決心---一定要讓草帽姐來星光大道。

就這樣,在畢福劍的大力支持下,草帽姐來參加綜藝《星光大道》了。

不出所有人意料,她順利地拿下了周冠軍和月冠軍,完美複刻了前輩朱之文的路線。

因爲在綜藝《星光大道》的表演,草帽姐爆了。

2014年,趁著大火的這股東風,她陸續發布了《啓蒙兒女》等新歌,並憑借這些歌曲,鞏固了自己的歌壇地位。

事業紅了以後,草帽姐還沒忘記拉扯老公,讓其與自己成爲一對“金童玉女”。

感知到選秀帶來的巨大紅利,她還把丈夫李超給送去了其他綜藝節目,讓其靠“音樂”出道翻紅。

但草帽姐還是想得太單純了,沒有資本沒有人脈,李超怎麽會從選秀節目中活下去呢?

所以不出意外,選秀還沒進行到一半,李超就因“天賦一般”被踢了出來。

但草帽姐可不接受這個理由,在她看來,丈夫就是最棒的。

而選秀節目之所以不選他,就是有黑幕。

僅僅只用一句話,草帽姐就得罪了兩個綜藝節目。

但沒得瑟沒多久,迫于資源和事業,她還是當衆向節目組道歉了。

因爲這件“被迫公開道歉”的事,草帽姐收斂了很多。

在以前,李超都說她:“順著一張嘴都可以看見腸子”。

但在這件事之後,李超感慨道:“現在真的不一樣了”。

而除了直爽以外,草帽姐還格外的孝順。

本來,她應該負責地關注節目,盡職地指導參賽的歌手。

但在那場節目上,草帽姐異常地焦急,她曾不止一次翻看手機。

就連旁邊的導師都注意到了這個問題。

等到學員演唱完誇獎母親的贊歌後,草帽姐忍不住了,直接哭了出來。

看到這裏,在場的觀衆和導師都被嚇了一大跳,紛紛跑來安慰草帽姐,問她怎麽了。

直到這時,草帽姐才強忍淚水道:

“她媽媽在家摔傷了,胳膊已經快骨折了,剛剛給她打電話,問能不能來送她去醫院。但她在北京,根本趕不到那裏去。出于愧疚,她這才忍不住淚水,直接哭了出來。”

看著草帽姐眼含熱淚的模樣,大家在某一瞬間,還都被這個直爽又孝順的女人給感動了。

可不知何時,這個在大衆心中非常“淳樸”的女歌手,卻突然變得“虛榮”和“做作”。

不知什麽時候,大衆發現,草帽姐變了。

她不再像以往那樣,素面朝天淳樸無瑕。反而是各種濃妝鋪墊,把自己裝扮得十分潮流。就連衣服和珠寶,都開始用大牌奢侈品了。

甚至在某些時候,她還故意拍攝一些貴重的東西,把它放在網上“炫富”。

僅僅看臉和打扮,沒人會想到,她還和“大衣哥”朱之文合作過。

當然,如果只是樣貌打扮一下也就算了,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,她的性格還發生了天大的變化。

剛靠《星光大道》成名時,草帽姐曾說過:“她的理想是給她村裏蓋一間學校”。

但現在七年過去了,草帽姐蓋學校的錢還沒籌出來。反倒是社會公衆,已經籌好了蓋學校的錢。

學校剛蓋好時,網友還以爲,這是草帽姐出錢修建的。

爲了挽回事業,草帽姐還真爲村中的學校捐了8萬。

不過在捐款時,這位女歌手還自帶攝影師全程記錄下了她的善舉。

害怕熱度不夠,賺不到錢,她還自創綜藝劇本和老公演起了家暴戲碼。

10月29日,草帽姐突然在社交軟件上發布了“蘊含深意”的動態,內容直指丈夫家暴。

爲了加深可信度,她還開直播對網友訴苦:

“我也喜歡我的長頭發,我也不想留短頭發,我也想當一個小鳥依人的小女人。”

剛聽這番話時,網友都一頭霧水,想著:“草帽姐這是在幹啥?誰逼她剪短頭發了麽?”

但隨後,一句“沒辦法,産品賣不出去”就解釋出了緣由。

原來,這場“哭訴”還是爲了賣産品啊!

可能是怕熱度不夠大,草帽姐還坑起了老公。

句句不忘黑他,就差把“我之所以剪頭發,就是老公逼的”這句話給明明白白說出來了。

爲了凸出自己的大金鏈,她還特意地在鏡頭前露出手臂,搖搖晃晃地炫耀著,像極了某些“病媛”的操作。

對于草帽姐的這些行爲,大家真的看不過去。

曾幾何時,她還是一個淳樸無瑕,懂得回報家鄉的年輕小姑娘。

但現在,娛樂圈的世俗和虛榮已經掩埋了她。

當年那個一心向上,眼中有著星星和大海的姑娘,終究是湮滅在了時間的長河中。 精品久久久久性色av